美团、滴滴争做“跑腿”之王

发布于 2020-07-27 13:42:15 阅读 372

业内人士称,即时配送的To C业务不像外卖和出行,是刚需。靠补贴单量也难以起来,市场有限,用户需求也有限。

  设想一下这样的场景:夜里突然生病,急需用药,下个单让外卖小哥代买代送;快递送到了,而你却忙得走不开,跑腿小哥可以代劳帮你取回来。

  这类被叫作“跑腿业务”的服务在城市里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了。不过,这块原本是快递企业盘子里掉出来的“肉”,正在引起出行、外卖配送等行业小巨头的觊觎。

  近日,饿了么宣布全面升级,从餐饮外卖平台升级为解决用户即时需求的生活服务平台,换句话说,就是从送外卖到送万物。改版后的饿了么APP于7月17日上线。

  事实上,同城即时配送市场从去年以来就开始升温,继美团配送平台开放之后,滴滴、哈啰等出行企业今年也推出跑腿业务,入局即时配送领域。小巨头加入以后,面向C端消费市场的即时配送业务正成为资本的新目标。

  01

  滴滴、哈啰入局

  饿了么从送外卖到送万物

  “滴滴也有跑腿业务了,以后又多了一个选择。”重庆市民王小姐用过不少跑腿服务,让跑腿小哥取过快递、拿过外卖,还买过药。

  作为同城即时配送一种形态,跑腿业务越来越被关注。

  今年3月,滴滴在上海、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数据显示,粮油蔬菜、药品等生活物资是跑腿员代买的热门商品,油漆刷、瑜伽垫代买以及洗车加油等个性化跑腿需求也逐日增多。

  今年5月“哈啰快送”上线测试。哈啰出行方面介绍,哈啰快送是哈啰出行普惠用车事业部正在探索的“跑腿”项目,主打小件物品递送,还未正式上线,目前在东莞、佛山测试运营中。

  出行企业布局跑腿业务已早有先例。2017年,曹操出行推出的“曹操帮忙”,就是一项跑腿代办服务。2020年1月、3月和4月,曹操帮忙业务单量同比增长均在七八成以上, 2月份同比增长率为36.93%。

  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在5月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说,跑腿业务最近发展非常快。疫情带来消费习惯的变化,大家对于即时配送的使用变得高频。疫情对到家业务、跑腿业务来讲是按了提速键。

  跑腿业务兴盛,其所属的同城即时配送业务也是越发热闹。7月10日,饿了么宣布全面升级,从送外卖到送万物、送服务。饿了么CEO王磊表示,“送万物”的内涵正在被不断拓展,商品和服务都可以外卖到家。除了鲜奶、母婴玩具、美妆、书籍文具、体育装备等零售商品外,美甲、美容、家政、保洁等项目也可以送上门。

  “面向消费者的C端业务现在相对比较小,但发展空间很大,生活中个性化需求会越来越多。”闪送副总裁杜尚骉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C端用户有三个特征,一是需求的高度离散,不像外卖有固定商圈;二是需求的及时性,有需求马上就要;三是个性化,服务需求不同。

  快递专家赵小敏分析称,即时配送企业要继续夯实C端,同时向上进行系统解决方案的提升,精准配送。

  02

  万亿体量市场被开启

  烧钱和价格战难避免?

  北京时间6月5日,即时配送企业达达集团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即时零售第一股”。即时配送的资本之火也由此被点燃,一众互联网巨头都将即时配送视为标配。

  目前场内玩家既有头部互联网公司阿里、京东、美团、滴滴,还有经历过第一轮补贴大战活下来的闪送、UU跑腿等平台。除此之外,物流巨头顺丰也没有放松对即时配送的把控,甚至共享单车企业哈啰也试图来分一杯羹。

  即时配送平台大规模出现是在2014年至2015年,当时一些平台以众包模式切入传统快递公司未完全覆盖的同城即配市场。在那个盛行烧钱的年代,存在大量玩家的即时配送市场,不能免俗地出现了补贴大战。

  竞争的结果是行业洗牌。2015年至2016年,神盾快运、最鲜到等平台因为融资困难、资金难以为继,逐渐退出竞争舞台。当年存活下来的即时物流公司,一部分如达达、点我达被京东、阿里“收编”,承接来自“大佬”的商流,另一部分如闪送、UU跑腿等专注垂直做小平台。

  后来,随着本地生活领域“无限”线上化,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开始自建物流。如今,再也难看到当年商铺从外卖平台上接单,再通过达达等即时物流平台配送的情况。

  即时配送领域早前的竞争主要集中于B端业务,外卖配送是竞争最激烈的领域。除了美团、饿了么参与外,顺丰也为不少餐饮平台配送,特别是生鲜电商等业态兴起之后,市场不断扩大。闪送副总裁杜尚骉认为,“玩家进入B端市场门槛较低,基本上没有竞争壁垒。”

  如今,玩家都将视线转向C端市场,比如比饿了么“送万物”还早的美团“万物到家”。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表示,美团配送目标是服务10亿消费者,“万物皆到家”。

  赵小敏认为,从中长期来讲,即时配送是万亿体量的市场,无论To B还是To C领域,每个领域都可以容纳五到八家企业。赵小敏称,2020年即时配送领域将会出现1-2家IPO企业,该领域也极有可能打响价格战,激烈程度将超出以往。

  03

  资本升温,To C市场是蓝海?

  “那天在家点了份外卖,地址写错了,送到了公司。”用户张先生最后叫了一个跑腿服务,在他看来,跑腿业务更多是应急性的服务,价格相对较高,使用频率也较低。

  2019年,艾媒咨询数据显示,54.2%的受访用户倾向于使用线上购买、送货上门的购物方式,绝大多数受访用户使用即时配送主要出于“忙、懒、急”的原因。

  闪送副总裁杜尚骉向记者表示,跑腿业务使用量可能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某类跑腿服务一旦量大后,就会转成商家配送,成为To B业务。目前跑腿业务服务无法标准化,代买商品涉及价格、品类等问题,同一商品不同商店售价还可能存在差异,因此,协商、沟通成本都很高。无法标准化就难形成规模。

  “新玩家入局To B市场相对容易,可以靠补贴让用户和商家使用, 所以B端竞争很激烈。即时配送的To C业务不像外卖和出行,是刚需。靠补贴单量也难以起来,市场有限,用户需求也有限,给用户补贴,用户也不知道送什么。”杜尚骉说。

  不过,也有声音提到,相对于B端市场的激烈竞争,C端市场有更多可能。有业内人士认为,滴滴或以跑腿业务作为即时配送切入点,毕竟滴滴此前也布局了外卖,即时配送也是谋划已久,加之也在试水社区团购业务,滴滴配送布局正在形成。

  饿了么、美团加码C端业务,也是为了提高平台配送员的效率。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认为,骑手在美团配送获取不同业务订单也有很好的调度和分配,骑手工作效率也更高。

  更多有实力的玩家加码即时配送,尤其是C端市场温度陡增。魏巍表示,任何有利于行业的竞争都愿意接受,但是比较担心出现“杀掉市场”的行为,这种行为若长期对市场健康不利。

  赵小敏表示,目前在To B和To C领域,没有一家即配企业已完全胜出,在To C领域,距离资本更近的公司胜算更大,比如美团、饿了么,包括新上市的达达等。顺丰同城、闪送也实力不俗。

  杜尚骉认为,单独一两家企业去做,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很慢。大家都进来能够更好地把市场做大,整个行业的发展速度会更快。

  “跑腿业务可以解决不少问题,比如代送、排队等服务,可以花钱买时间,需求肯定是存在的。”用户刘女士认为,巨头入局,服务会更加规范。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更多

快讯查看更多

热点

港股资讯查看更多

开户条件

港股开户

标签

推荐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