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IPO持续“破冰”,威海银行终圆7年上市梦

港股研究社发布于 2020-09-30 11:34:25 阅读 445

作者 | 朱亦丹

来源 | 智通港股挖掘机

在2020年医药和科技公司火热上市潮之下,上半年的银行IPO市场却迟迟未有动静,直至7月16日渤海银行在港交所挂牌,成为2020年内资银行IPO的“破冰者”。而紧随其后,厦门银行和重庆银行在A股顺利过会,其中厦门银行已经成功上市。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5个月后,威海银行通过港交所聆讯,该行于2020年9月29日-10月6日招股,公司拟发行8.77亿股股份,公开发售占10%,国际配售占90%,另有15%超额配股权。每股3.35港元-3.51港元,每手1000股,预期将于10月12日上市。

对于威海银行而言,这意味着由“A转H”的7年漫漫上市路告一段落,曙光近在眼前。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威海银行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山东省威海市的城市商业银行,是唯一一家网点覆盖山东所有地级市的城市商业银行,在所有总部位于山东省的城市商业银行中位列第三。但威海银行的上市之路并不顺利,公司曾在2016年向上交所递交A股上市申请,最后又于2018年撤回,将目光投向IPO门槛略低的港交所。

 

营收利润双双放缓

2020年上半年,威海市商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0.26亿元,同比增长25.33%,净利润同比增长16.9%至9.26亿元,增速均落后于同属山东的其他城商行。在营业收入增速上,泰安银行同比增长37.18%位列第一;净利润增速上,泰安银行同比增长62.92%位列第一、临商银行同比增长49.71%位列第二。

从公司披露的数据不难发现,多年排队A股上市未果的威海银行的“补血”需求。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威海银行的营业收入、净利润自2016年起均开始出现下滑,直到2019年才出现好转。其中,公司于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90%,净利润同比更是下滑36.53%,为三年间下滑幅度最大的年份,主要由于2018年宏观经济波动叠加金融强监管,使得威海银行利息净收入同比下滑47%,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下降69%,收入端的压力最终导致公司2018年净利润水平大幅下降。

虽然经过一年的调整加上2018年的低基数,公司2019年营收增速达到近8年来的最高水平29.05%,但净利润仍未重返2015年水平,这亦为市场是对于该行的担忧所在,其业绩改善的持续性或将令投资者审慎。

该银行的主要业务条线包括公司银行业务(包括通过该银行的附属公司通达金融租赁提供的融资租赁服务)、零售银行业务及金融市场业务。其中公司银行业务占比最大,2017-2019年内,分别占总额的54.6%、58.3%和59.3%,对公业务依然是公司收入的主体。

在威海银行的发展路径上,能够清晰的看到近年该行的重心也逐渐倾向于零售业务,重点发力个人储蓄、消费贷款、理财、信用卡分期、代理等产品及服务。截至2020年3月31日,该行零售银行客户数量为290万户,其中威海地区零售银行客户数量为210万户,占威海市常住人口比重超过70%。

2017-2019年,该行个人贷款和垫款总额分别约为114.03亿元、151.81亿元及222.9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9.8%;个人存款总额分别约为388.72亿元、446.83亿元及57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1.8%。截至2020年3月31日,该行的个人贷款和垫款总额以及个人存款总额分别为239.64亿元及625.12亿元。

通常来说,零售业务发展较为不错的银行更有望得到市场更高的期待值,但从业务结构上,威海银行依然是对公为主,该行零售的体量并不大,对估值的加成并不明显,但倘若零售个人业务能够转型顺利,未来的发展依然可以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截止2020年3月末,公司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05%、11.05%和9.17%,而2019年末三项指标分别是16.03%、11.78%和9.76%,而根据公司2020年半年报披露,今年上半年公司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继续下降至8.87%,与A股上市同业公司相比亦排名靠后,因此赴港上市补充资本金才是第一要务。

资产质量频现隐忧

打铁还需自身硬,内资银行赴港上市破净随是常事,但威海银行想要通过港股融资补充资本金,首要任务则需要努力改善资产质量,赢得市场投资者的认可。

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公司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6%、0.70%、0.97%、1.42%、1.47%、1.82%、1.82%,6年内不良贷款率连续增长,且在近两年以来居高不下,暴露出公司资产规模的扩张和风险把控有所失衡。

对于不良贷款率的增加,公司解释称,往绩内,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增加主要是由于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与产业结构调整,令部分借款人的财务状况恶化,因而导致其拖欠偿还该行发放的贷款;及该行按照中国银保监会发布的新准则,于2018年开始将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归类为不良贷款。

另一方面,面对持续提升的不良贷款率,公司不断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随之带来的就是拨备水平常年处于低位。威海银行拨备水平常年处于监管红线附近,且2017年来总体呈现持续下降趋势,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拨备覆盖率仅有151.82%,较上年下降8.87个百分点,依然处于较低水平。

与此同时,同样需要注意,年内,该行股权发生了重大变化。山东高速集团吸收合并齐鲁交通集团,承继齐鲁交通集团的资产及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合并完成后,齐鲁交通所持有的威海市商业银行的股份将转让予山东高速集团。这意味着,在完成此次大规模合并后,加上山东高速子公司原本持有威海银行33.2%的股权,大股东山东高速集团将实际控制威海市商业银行58.55%股权,股权相对比较集中,国企控股之下大股东的话语权较高。

综合来看,作为一家城市商业银行,威海银行的融资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也有市场对内地城商行的认可程度不够的因素,尤其是威海银行资产质量存在隐忧的前提下,未来上市估值可能会承压。而该行或仍需加强内部管理、强化金融科技,通过持续改善的资产质量和优质的服务水平才能获得市场的青睐。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更多

快讯查看更多

关注港股研究社订阅号

立即微信扫码添加

热点

港股资讯查看更多

开户条件

港股开户

标签

推荐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