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迅雷:明年投资收益率回落恐难以避免,港股可能有更多机会

发布于 2020-11-27 12:47:26 阅读 417

文|阿皮亚
作者|miniQ、鹤九

11月25日,在中国经济与社会责任高峰论坛上,李迅雷从五中全会提出的缩小收入差距目标出发,重提「第三次分配」,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资本市场、上市公司也可以做不小贡献。

他强调,五中全会进一步明确了我国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意义,资本市场在今后还是能够保持繁荣发展的态势。从投资角度,认为应该拥抱龙头企业,也可以关注港股的投资机会。

 如何缩小收入差距?关注第三次分配

我前不久恰好也写了一篇文章,叫《迈向共同富裕:共识下的投资思考》,我们应该如何来做?对投资来讲,要关注什么,有哪些投资机会?

我写这篇文章也是有感而发,恰好跟今天的主题还是非常匹配的。

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五中全会提出目标要明显缩小收入差距,要提高中等收入者的比重。那么,我们的收入差距到底有多大?

从统计局数据来看,从2016年到2019年,我国中等收入组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是19%,而高收入组的收入增长是29%。

也就是说在这三年,差距又进一步拉开了。而且今年还没结束,受到疫情影响,今年的收入差距还会有明显扩大,我们看到居民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数和平均数之间的差距还在扩大。

那么我们怎么来缩小收入差距呢?可以通过税收,通过转移支付,通过提高社会保障来提高。在四中全会上提出了「第三次分配」,这是一个新的提法,之前是没有的。

什么叫第三次分配?就是做大我们的社会慈善事业,通过社会捐助来缩小收入差距,提升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从而使得整个社会的消费能够拉高。

 中国在税收和慈善领域发展空间还很大,上市公司也可以做更多贡献

因为中国经济已经从一个投资主导型的经济变为一个消费主导型的经济,而消费的增长取决于居民收入的增长。在消费中,中低收入群体又是消费的主力,那么,如何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就显得尤为重要。

但是比较遗憾的是什么?我们的税收方面,虽然个税税率比较高,是累进税率制,但是,我们个税的税收收入占国家税收收入的比重只有7.2%。2019年美国的个税占到国家税收收入的比重是55%,其中联邦政府的个税收入要占到税收收入的80%。我们只有7%,这个差距是巨大的。

谁对我们的税收做贡献?很遗憾我们没有这方面数据,但美国是1%的富人贡献了个税收入的25%,这是税收这一块。

第二个是捐助,很遗憾我也没拿到具体数据,但是我看英国慈善救助基金会(Charities Aid Foundation)每年会公布全球的捐助指数,它总共调查了146个国家,很遗憾在这146个国家中,2018年中国是排名第142。

排在前5名的我印象当中好像有印尼、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爱尔兰。我想,在社会慈善领域,我们的发展空间也还是非常巨大的。

在这些方面,我想我们资本市场、我们的上市公司也是可以做贡献的。

我最近参加了好几个会议,因为我也是上交所指数编制委员会的专家。上交所编制了社会责任指数,当然,这个社会责任指数跟我们现在讲的社会责任指数有一定差异,但含义是一样的,就叫ESG指数。

也是希望通过从对环保、对社会责任承担、对于公司治理等这些角度,让我们的企业给予社会更多的回报。

 公募基金规模的大幅增加,加快了资本市场迈向理性投资的速度

这是我在讲我的报告之前先引述的一些东西。今年恰好是资本市场成立30周年,资本市场在过去30年发展也是突飞猛进,当然今年尤其明显。

我们看数据的话,过去30年沪深A股市值的占比在明显上升,伴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公募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数量也是大幅增长。

我觉得社保对于机构投资者队伍的壮大也起到了非常大的贡献。

因为社保作为一个投资人,它去选择优秀的基金、优秀的基金经理,把钱委托给他们,同时也在灌输自身的一个长期投资的理念,对于投资管理人的选股,对他们的换手率都有具体要求,这样也使得机构能够更加成熟。

我们A股市场实际上是散户(为主的)市场,散户的交易量占到A股总交易的80%,所以我们离成熟市场还有一定距离。

但是今年以来,随着公募基金规模的大幅增加,也推动加快了资本市场迈向价值投资、理性投资的速度。

 从行业指数市值看产业规模变化,周期行业占比明显下降,消费、科技占比显著提高

同时,A股市场其实也反映出我们国家的产业结构、经济结构在不断优化。

从2009年到目前的十几年时间里,传统的周期性行业占比明显在下降,行业指数的市值占比从48%降到25%。

而大消费行业,包括可选消费、必须品、医药等等,市值比重从9%提高到30%。科技类的包括信息、电信等等,比重由2%提高到11%。

金融板块的市值指数相对稳定,但是我相信,金融板块的市值占比在今后10年肯定会显著下降。因为金融更多应该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不是玩这种钱生钱的游戏,央行领导也明确也表示了。

所以整体来讲,我觉得整个A股市场还是处在优化当中。

A股市场那些表现比较好的行业也发生了变化。

比如说在2004年到2009年,表现比较好的前5位是有色金属、食品、饮料、汽车、建材和煤炭。

2009年到现在为止,表现好的全部都是消费类的:食品饮料第一,家电第二,消费者服务第三,电子第四,医药第五。

三个周期性的行业排名都在往下走,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经济确实是在从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阶段(转型)。

 未来经济增长更多靠消费拉动,促进消费可以在第三次分配上做更多事情

那么消费怎么能够上去?五中全会前后我也参加过关于如何促进消费的讨论。我的建议是,我们应该还是在第三次分配上做更多的事情。

为什么不能在税收上面做?虽然有更多事情我觉得可以做,但是也要考虑到现实的困难。

比如说房产税,如果推房产税的话,对于整个房地产市场的稳定(是不是有影响),系统性金融风险是不是会引发?在这些方面有一定顾虑。

但是,中国经济在快速发展,从一个比较落后的国家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再过5年到10年,我觉得中国的GDP可能要到全球第一了。

现在中国的GDP是美国的75%,再过个15年到了2035年,可能美国的GDP是中国的75%。

怎么能够保持经济的可持续增长?怎么能够保证每年经济都可以有5%左右的增长?还是要靠消费拉动。那么消费的增长靠什么?靠居民收入的增长,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

 政策定调,资本市场未来有更大发展空间

这次五中全会确实给予了资本市场更大的发展空间。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都对我们产业发展提出了非常系统的规划,要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

第一个就是要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的现代化水平,我们现在还是处在中端水平,要从中端往中高端甚至高端发展。

第二个是要发展战略型新兴产业;

第三是要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

所以我觉得今后产业的发展已经有明确的方向。那么如何来做到这一点?需要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瞄准8大科技创新的前沿领域。

我相信,我们的资本市场在今后还是能够保持繁荣发展的态势。

为什么?

一方面我们的产业政策非常明确,通过新产业的发展来替代传统产业,然后,资本市场在这个过程中要起到枢纽作用,金融资本市场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这一次提到资本市场时提了4个要点:

第一个,要全面推进注册制;

第二,要实现常规化的退市制度,只有优胜劣汰才能够使得资本市场良性循环;

第三,提高直接融资比重;

第四,推进金融双向开放,就是要扩大外资在A股中的比重,另外,中国的资金也要到海外去。

这一次五中全会进一步明确了资本市场的作用和意义,也是借助于资本的力量,为我们的实体经济服务,为经济增长服务。

 分化会越来越明显,今后是强者恒强时代,企业做大后需要相应承担社会责任

同时,要优化结构,我们现在面临诸多结构问题。

这里面我觉得全球现在普遍都面临是一个收入结构的问题,收入结构如果能够优化的话,消费就能起来,经济增长就是可以持续的,未来企业也会越来越大,这是势不可挡的。

企业越来越大之后,企业要承担的社会责任就要就越来越多。当企业还很小的时候,你是求生存,所以不需要你承担那么多责任,但是,当全社会这么多利润都集中在你这个企业里,那么你的责任就要大了。

如果说你不承担责任,那今后经济就难以可持续发展,经济难以持续发展可能就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然后来倒逼你这个企业,所以我们有一句话叫「同舟共济」。

在这方面,我们应该会看到未来中国的企业市值会越来越大。

以美国为例,美国在1990年的时候,500亿美元以上市值的公司占整个美国股市的比例只有10%,现在占比达到了70%。

中国目前科技类个股的权重也在提升,今后来看,传统产业比重下降,科技比重提升这将是一个特征。

与这个特征相关的,就是我们讲到的,今后肯定是强者恒强的时代,在强者恒强的时代,必然有一个问题是分化,所以分化会越来越明显。

分化也意味着经济在转型,我们在过程中就要去避免分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同时,利用分化带来的相关投资机会。

我做过统计,从目前来看,按照自由流通股口径,前20%的公司,它们的市值占比从过去的40%到了现在的差不多60%,如果跟美国比的话,(未来)集中度还可能继续提升。

与此相对应的是后50%的公司,中国有4000多家上市公司,后面小的2000多家上市公司,它们的合计市值在2017年的时候占20%,现在已经不到10%了,已经很小了,将来会不会再小?(我觉得)还会。

美国后面一半公司,市值大概占比只有3%,所以其实就是一个分化的时代。

对投资来讲,对PE、VC来讲,一定要选有增长潜力的公司。

另外,地域也在分化。现在好的公司都集中在北上广深,从省份来讲,还包括广东、浙江、江苏,集中度都是在提升,所以我们现在不仅面临公司分化,区域也在分化。

从资产配置来讲,肯定是要选择行业龙头,选择一些新兴行业中有科技含量的企业。

 明年投资收益率回落恐怕难以避免,投资要拥抱龙头企业,港股市场可能有更多机会

我觉得2021年的市场面临着一种均值回归(的压力),(市场现在)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连续两年,2019年跟2020年这两年,公募基金平均业绩的中位数都在30%以上。

我想这样一种高回报从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所以2021年收益率回落恐怕也是难以避免的。

投资机会来讲的话,恐怕也是不能够遵循当前这样一种选好赛道的模式了,今后来看,好赛道上你要选的是优秀的企业、龙头的企业;然后市场里面,可能要选那些被低估的好企业。

现在整个市场的开放度在进一步提高,比如说香港H股,它的估值在这两年就没有得到明显提升,那么2021年是不是会有更多机会?

总体来讲,这样一种分化体现得非常明显。比如说今年前三季度,美国纳斯达克100指数里,前20个股票贡献了97%的指数涨幅。

而A股创业板,前100个股票里面,20个股票贡献了91%的指数涨幅,这都是分化的一种体现。在这种分化的现象下,我们要拥抱的那就是那些大的龙头企业。

当然,对龙头企业来讲,你怎么让自己的企业回馈社会,让企业能够取得可持续的增长,不像有些企业做大之后,没有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所以最近领导去考察南通的时候,专门去了张謇的纪念馆,应该是非常有深意的。

而作为我们投资者来讲的话,你应该去投哪些企业?

如果这个企业能够担当社会责任,能够对环保方面有严格要求,有良好的工程治理结构的,这种企业将来受处罚、受社会各种制约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小,投资也会有保障。

所以从这方面看,我想通过这样一个会议应该是有一个更加明确的选择方向,以上是我一些不成熟的观点,请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更多

快讯查看更多

关注港股研究社订阅号

立即微信扫码添加

热点

港股资讯查看更多

开户条件

港股开户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