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被查,机构稳了?

发布于 2021-04-29 11:15:56 阅读 213

自从阿里涉垄断被处罚之后,业界就一直在预测究竟哪家企业会是下一个?美团遭遇反垄断调查,股价在被宣布反垄断调查后的次日竟然大涨,为何市场反应和想象中不一样?  

文丨Han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美团公众号
 
4月26日盘后傍晚时分,市场监管总局宣布,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03690.HK)实施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美团第一时间公告称,收到上述国家市监总局的通知书,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
 
根据此前阿里反垄断罚款182亿元的标准,若按上一年销售额的4%进行罚款,美团可能被罚款46亿元人民币。
 
很神奇的是,次日美团股票竟然一路上扬,摩根士丹利认为“市场对美团一大悬而未决的不明朗因素”将随着调查结果公布而消除。
 
 
 
美团被调查已有先兆
 
虽然在网上用“重锤落地”等形容词来描述美团被反垄断调查的声音不少,但据金融界援引大摩观点,美团遭反垄断调查之事,并不会令市场感到惊讶。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美团股价在被宣布反垄断调查后的次日大涨。
 
从2017年起,美团就在国内多地卷入限制竞争事件,“炮火”既来自其最大竞争对手饿了么,也有各地餐饮商铺、行业协会等机构。遭遇反垄断调查,可以说是早有先兆。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7年6月,因“利用在当地市占率最大的优势地位强迫商家签订《合作承诺书》”,浙江省金华市市场监督局就曾经对美团的限制竞争等违法行为做出过处罚,合计罚款52.6万元。
 
2019年3月,因“涉嫌误导、欺骗,强迫用户修改、关闭、卸载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一家四川省巴中市的电子商务公司(该公司曾和美团签订《美团外卖合作协议》)因“二选一”行为遭到当地通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
 
2020年4月10日,正值国内疫情期间,广东省餐饮协会通过官方渠道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认为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最高达26%的新开餐饮商户佣金难以容忍,在彼时也掀起了不小的舆论风波。
 
最近的一则消息显示,2018年1月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首次在外卖领域认定的不正当侵权案件,被美团撞上。2021年4月,江苏淮安中级人民法院就当地一起“美团不正当竞争行为案”作出判决,美团(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被判向饿了么(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赔偿35.2万元。
 
可见此次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调查落地前,美团身陷的反垄断风波“伤害性”有限。但前脚阿里被重罚182亿元虽然被市场视为参考,但此次美团究竟会被罚多少、会否超过市场预期,靴子落地前一切都是未知数
 
毕竟《反垄断法》的处罚标准为上一年度销售额1%以上、10%以下——4%会否被沿用,市场上没有声音敢打包票。
 
 
本地生活“天生”易触电
 
触碰到反垄断红线的不止美团,它的老对头饿了么也吃过罚单。
 
比如据中国经济网最近报道,一则温州饿了么强迫商户“二选一”的案件落下帷幕,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饿了么存在不正当竞争,令其赔偿美团经济损失80000元。
 
除了美团和饿了么双寡头,一些地方性平台也遭遇过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调查。比如2020年12月25日,食派士接到上海市监局行政处罚决定,因为“二选一”行为被处以2018年销售额3%、合人民币116万余元的罚款。
 
 
美团和饿了么“互告互赔”的现象背后,其实是外卖平台这一项业务“天生”容易触及反垄断的红线,一旦有参与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调查起来难度相对较低。且无论平台市占率如何,只要有与商家签订排他性协议的行为,都会被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除了“明面上”强迫商家与平台独家合作会被处罚外,“暗地里”进行差别待遇也将难逃监管。华泰证券的一份研报指出,电商、OTA(线上旅行社)、支付、搜索等业务在未来或将遇到更大的反垄断冲击
 
社交、娱乐平台受制约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因为这些领域的竞争更为充分。以音乐播放器平台为例,各家的音乐版权争夺战已经落下帷幕,不再热衷于成为某一家唱片公司的独家分销商。
 
在市场已经对美团被反垄断调查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二级市场也出现了美团被调查次日股价大涨的神奇一幕。
 
 
机构表示“不意外”
 
其实早在反垄断调查前,美团就已经和阿里、腾讯、京东等一众科技互联网巨头一起,开启了从2020年11月至今长达小半年的下跌周期。
 
以美团为例,公司股价已经从最高的450港元/股,下探至近期的不到300港元/股,跌幅高达近四成。尽管股价下跌已经出清了部分风险,但投资者依旧是提心吊胆风声鹤唳,情绪可谓紧张。
 
譬如4月中旬美团的一次CCASS的变动,都导致“大股东转仓至高盛,想要出售公司股票”的传闻漫天飞扬。虽然后来美团第一时间回应称,这样的市场猜测完全失实,而且CCASS变动本来就只是一种转移股权和更换托管行的常规操作,但也侧面反映出投资者当时的紧张心境。
 
 
市场之所以这么紧张,其实是因为当时针对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调查将如何开展,大家心里都没有参照标杆。不过在阿里遭遇182亿元巨额罚款后,投资者反而因为终于有了参考标准,而对美团的未来多了一分把握。
 
比如摩根士丹利除了认为美团被立案调查的事件并不会令市场感到意外之余,还认为鉴于美团在此前进行过股本融资,将来罚款的影响就变得相对可控起来
 
与此同时大摩还预计市监局这次对美团的反垄断调查时间也将比较短。未来调查结果的公布意味着美团最主要悬而未决的不明朗因素将会随之消散。为此,大摩还维持了美团“增持”评级,目标价定位420港元(注:截至4月27日收盘,美团股价为313港元/股)。
 
和大摩类似的市场观点不在少数,例如交银国际的一份报告也显示,潜在的行政处罚对美团业务运营影响有限,股价会在短期内受到波及,放眼未来,如何更好地满足用户的需求、赋能商户营业以及通过平台的规模效应和先进技术让配送成本继续优化,将会是主要竞争点。
 
反映在二级市场盘面上我们看到,在宣布被反垄断调查后的第二天,美团的股价逆势上涨,盘中涨幅一度超过4.5%。
 
 
足见市场害怕的并不是利好或利空的消息,而是前路一片迷雾的不确定性。
 
 
此后美团去向何方?
 
此次对美团的反垄断调查将会从哪几个方面展开?交银国际认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判定美团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判定依据,可能会有几点。
 
首先是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其次是公司对服务价格及商家流量等因素是否有控制能力,以及是否有“二选一”等行为的证据。另外,公司的资金及技术能力、商户对平台的依赖程度、新进入者的门槛等也将是判定依据之一。
 
自从2008年我国《反垄断法》正式施行以来,多个垂直市场的竞争环境得到显著改善,但是在互联网和科技领域少有触及。为什么直到最近,才对科技巨头加以监管?
 
这是因为,这些科技巨头往往是VIE架构的上市公司,虽然主要业务在国内开展,但实体并不在国内,因而可以在法律灰色地带游走。
 
 
不过2020年11月10日《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改变了这一情况,它明确VIE架构企业被纳入反垄断监管,并且参照国际上的通用做法,将未依法申报企业合并的处罚金额,从50万元大大提升到上年度公司交易额的10%,增强了威慑力。
 
2020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一则处罚通知,对阿里收购银泰商业股权、阅文(腾讯旗下)收购新丽传媒股权、丰巢网络(顺丰旗下)收购中邮智递股权处罚各50万元,原因为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集中。当时,市监总局还透露正在依法审查虎牙、斗鱼合并案等更多涉及VIE的并购案。
 
这足以说明,VIE架构的公司将彻底无法游离在监管之外。后来阿里涉垄断被处罚182亿元,美团也遭遇反垄断调查……监管的大幕正徐徐拉开,消费者和商家将迎来更加公平透明的竞争环境。
 
毫无疑问的是,反垄断调查先后对阿里、美团展开,后续还会覆盖到更多互联网巨头。其实这像是一个中国互联网近二十年来发展中的一个分水岭。
 
此前的“上半场”中,在技术和资本的加持下,参与者们“野蛮生长”跑马圈地,以占领市场为首要目标,与此同时也滋生出许多问题。
 
而到了反垄断时代的“下半场”,流量红利退潮叠加反垄断收紧,在更加规范的市场环境下互联网巨头们的当务之急是在核心技术、营销方式上发力。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更多

快讯查看更多

关注港股研究社订阅号

立即微信扫码添加

热点

港股资讯查看更多

开户条件

港股开户

标签